《 香港老字号:「慈善遮王」何希记造遮 》

698℃ 386评论

《 香港老字号:「慈善遮王」何希记造遮 》

店主:何洪希先生。

地址:香港中环卑利街 70 号排档。

开业年份:约 1947 年。

香港的夏天雨水特别多,无论体积细小容易收藏的摺合「缩骨遮」或坚固耐用的钢骨「直遮」都成为夏天雨季的生活必须品。在四、五十年代,市民的生活经济能力不高,依靠人手制造的雨伞成本比较高昂,售价不是大众都能轻易负担得来。虽然雨伞在当年谈不上是奢侈品,但如果雨伞坏了,亦会交给造遮师傅修补,让雨伞重生。

到了六、七十年代,香港经济改善,市民生活开始富裕,对生活必需品的需求增加,令人手造遮修伞的行业在香港有过光辉的岁月。谈到家传户晓的本土造遮品牌,很多人会即时答到「梁苏记」。「梁苏记」最兴盛时,分店分布在港九新界角落,品牌口号「纯正钢骨,永久包修」令用家印象难忘。品牌的口号是信心和实力的保证,令用家用得安心,用得开心,令品牌发展得有声有色。

同样在中环卑利街长长的斜路上,有一位以造遮维生、年过八十的老伯,每天风雨不改从深水埗的白田邨乘 104 号巴士到中环开档。他的梦想不是希望像同业一样飞黄腾达,不求功名利,而是有更重要不求回报的抱负,是「乐于助人,服务社会」。他衣着十分简朴,档口更没华丽的陈设,亦没任何分店,有的就只是他一针一线造遮修伞的技术和对造遮的热情。他是何洪希(何伯),八十五岁,有九个儿子,外表慈祥的老人家,却拥有一个传奇的故事。

落地生根。

在中环卑利街 70 号的斜路上,有一个以绿色铁皮铺顶、用生锈铁架支撑着的排档,旁边竖立着以陈伯用毛笔亲手书写的招牌「何希记造遮」。访问由陈伯一声:「你好,有什幺指教呀?」话闸子就打开了。陈伯说:「这个铁皮排档由开业到现在已有六十年了,一开始就在这里没有离开过。」何伯口边常说要多谢冯检基议员的帮忙,排档才得永久牌照,不用搬迁,避过倒闭。正好教我们年轻人要饮水思源、知恩图报、得人恩果千年记的哲理。

谈到他如何学习造遮修伞时,何伯跟我说是顺德大良人,3 岁就跟父母到香港,在深水埗南昌街三达学校上了两年课就辍学。在日本攻打中国时,他试过到亲威的遮厂当会计,帮手写单,因此有机会见识造遮的工序及跟师傅们「偷师」学得一门手艺﹔工作了一段时间,他待储到一些钱,当时还没有地铁,何伯就买了架单车,车头载着不同的遮,车尾载着工具,每天骑单车再乘渡海小轮往香港岛,四围奔走造遮卖遮修遮。

小店一角。

人生中的「五不」。

被誉为「慈善遮王」的何伯凡事爱亲力亲为,星期一至星期六天在中环街头摆档,为街坊造遮及维修雨伞。何伯年少的时候,顾客由外国领事至贫富街坊都有,他透露有很多雨伞因为具纪念价值,所以有人会千里迢迢从外国带回来给他修补。他笑言从来没有一把雨伞是维修不了的,只要遮骨或布仍在,他都可以把它还原。换伞骨及换伞布的价钱由 $20 至 $50 不等。在某些情况下,他甚至会免费替人维修或把作品作慈善义卖或送予有需要的人,认真善心满溢 。

何伯说:「我这是叫禾桿盖珍珠,好料子来的!当年港九製遮业职工会哪个也不选,选了我做副理事,是因为我是五不好者:不好色、不赌博、不吸烟、不饮酒、不粗口啊!结婚那年我廿八岁,她十八岁。我姐夫一定是知道她好生养才给我做媒,一生就九个儿子。但係你唔好影佢,佢好唔锺意上镜,哈哈哈!」

何太说:「当年个个都想生仔,唯独我最想生一个女儿,点知一生就九个男丁,就是没有女儿,我好想有个女儿。」

登上健力士,最贵的雨伞。

陈伯口边常挂着:「当时社会很纯朴,只要肯出力,有饭食!后生仔你明唔明?!」此时何伯脸上泛起沾沾自喜的笑容。跟时下的年轻人相比,生长在交通方便、到处都有冷气间的时代,谁还会有这样的毅力像当年陈伯一样日晒雨淋踏单车去工作呢?

后来,他遇到一个米铺的老闆,当年米铺就在挂档的斜对面。「当时老闆话他的伙记去了送货,没人帮手写单,我就杖义帮忙。他话我写得好,就给我一个铺位,又给我床位住,供水电。于是呢,就在此落地生根。」

六十年来,人事几番新。「旧时风景很美,周围的楼最多也只是两层高,向上一望就见蓝天白云﹔隔壁是街市,很热闹的。」何伯语带感概,也怪不得吧,毕竟在这已多年,见証着香港的变迁。谈起变迁,何伯忆起往事。某年打风(何伯说人老了,记性也差了,已忆不起是那一年),隔壁的街市拆了,地盘正施工,一支竹被强风吹过来,砸烂了档口前的鱼缸。地盘员工慌张走过来着他不要报警,并送他两把遮骨,一金一银,骨上刻了「德国製造」的字样,似是当年日本仔打香港时遗下的。何伯见他如此坚硬,便收起来。

俗语云︰「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」。后来,有个外国人着何伯用牛皮造遮。何伯又再泛起他那沾沾自喜的笑容。「用牛皮造遮是我首创的。牛皮很厚、又重,要批薄才能缝合,线和铁线又用不得,只能用鱼丝缝,普通遮骨又未必撑得起牛皮的重量,我就想起那对金银遮骨了。」何伯后来选用了镀金遮骨,起货后便寄往美国,卖了一百六十七英镑,成了健力士世界记录大全裏最昂贵的遮。

至于另一把银遮骨,便用来造另一把遮。话说当年有一西妇着何伯替英皇室造遮,造了过后,那遮在温莎堡英女皇用品展览室展出,何伯形容当时跟太太儿子到那儿参观时,很开心。谈起此事,何伯展出伊利沙伯女皇的照片,问道︰「你说相中人是谁呢?」多年后,何伯仍为此而感骄傲。事后,那西妇送赠了狗头型木刻的遮头给他,他便用了它配以银遮骨造了一把遮。何伯说:「荷李活道有很多古董店,那裏的一个收藏家想买我这把遮,我不卖,它太有历史价值了,我最后把它转赠予历史博物馆。」

人间有爱,热心公益。

铺头放上多张与名人的合照,如陈方安生、范徐丽泰,都是当年在东华三院的宴会中拍摄的。何伯每年也会造遮送去东华三院义卖,档口内就挂有多支东华三院致谢的锦旗。人情味,在何伯这处,显露无遗。何伯说:「人,总是你帮下我我又帮下你,大家开心,社会和谐好多,你话係唔係?」

小店中的怀旧糖果盒,放满了修理伞子的工具,工具都是当年的朋友、客人、学徒送赠的,都有三四十年历史。店中用来维修伞子的物料,除了把其他伞子的零件回收再用,亦有当年其他造伞厂结业时送赠的。

敬业乐业。

关于造遮,何伯这裏有着「混乱中的整齐」,麻雀虽小,却五脏俱全,工具手到拿来。何伯开档时,看他慢慢的拿起一把把的长遮,放到摊档前方,再慢慢用尼龙绳绑起,再挂在排档的檐篷上,伞子就不会被风吹走﹔然后他将数个工具箱逐一拿出,内裏有大小不同的钳子、剪刀和针线﹔再拿起木倚子当作工作枱。看他的手脚虽仍有力,但每个动作也做得危危乎的,稍不小心失去平衡,便会在斜坡上跌倒。何伯即使吃力仍坚持开档,不是因为要维生,而是为了服务街坊。何伯说:「无事做就开档,日子会过开心一点,退休很沉闷的!」

服务社会,永不言休。

问到何伯有否想过退下来,何伯说:「我有九个儿子,他们经常劝我不要辛苦,不要天天开档日晒雨淋,应该要享一享福!但我仍想继续做,不只因为兴趣,我仍然想继续服务社会。」

「服务社会」便成了他六十多年来敬业乐业的原因。问何伯何时才退休,他说︰「哈,永不言休。」

访问当中,何太要到街市买东西,何太知道何伯记性不好,叮嘱何伯:「明天要出席饮宴,如果有街坊想修伞,记得提醒街坊明天不要来。」何伯害羞得面红红说:「多得她帮我打点一切,我不用担心找我帮忙的街坊会白走一趟。」

在卑利街,何伯的人和物都有着情,他是卑利街上活力十足的一道风景、一种情怀。

陈伯的辛劳工作,已经是脱离了物慾上的需求,他把自己的学问及技术昇华成一种精神上的食粮,把「服务社会」的理念凝聚成「关爱」。

延伸阅读:

1. 何洪希:人间有情

2. 遮坛孖宝:合时「 伞 」发魅力

3. 遮王:何希记

我的 Flickr

我的 Facebook